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第一次和第五次。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第一次和第五次。

  ↑ ↑ 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

  文 / 姑姑

  图 /  CNU视觉联盟

  01

  我很小就对“痛苦”这个词有高深的觉悟。还没一米高。就学会拎着小本本。四处给人“煲鸡汤”。

  10岁。我带高烧40度的弟弟去医院。他脸颊烧的通红。眼睛也通红。可怜巴巴像只兔子。

  我把病房的门关上。从怀里掏出偷偷买来的酸梅。大把大把塞进自己嘴里。

  然后捏捏我弟的脸。小身子钻进他的被子。躲在被子里。安慰他:“不要怕。痛就像钱一样。都是会花完的。”

  我弟那时候才五六岁。烧的死去活来。水汪汪的大眼睛懵懂地看着我一口一个酸梅。

  他正病着。嘴里苦。看着我吃的开心。咽着口水。示意给他来一口。

  我端着长姐的架子。教育他:“医生说你不能吃的。吃了病不会好的。”

  “你看着我吃。然后想着。病好了你就可以吃了。这样是不是就感觉没那么痛了?”

  哎。可不是用心良苦嘛。

  我想让他明白痛苦是会消逝的。想让他从我身上看到。那些他病好后可以过的幸福生活。以此缓解他此刻的痛苦。

  可见人与人之间是有巨大差距的。他并不能理解我的用心。不知好歹。当晚就向我妈告了状。

  回去的时候。我妈拎着我的耳朵。数落:“你弟弟都烧成那样了。你还谗他!”

  我不是。我没有。我比窦娥还冤。

  02

  你说。时间明明是个定量。

  为什么人人都在惋惜快乐短暂。却没人庆幸。痛苦其实一样短暂。

  8岁以前。我最是忍受不了痛苦的。

 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疼痛。是在5岁。从小贪糖。量变引起质变。我满嘴“摇摇欲坠”的牙齿在某一天开始。撕心裂肺的疼。

  我捧着因牙疼肿掉的脸。日也哭。夜也哭。

  小小的身子独自躺在床上感受绝望。我懵懂无知。认为这样的痛是只恶鬼。只要被它缠上。那就是一辈子。

  我甚至开始怜惜自己:你啊。小小年纪。就要承受这样的痛苦。真不容易。

  我哭叫着向疼痛屈服。低头。祈求。

  那是第一次。“痛苦会纠缠你一辈子”是我定义出来的“真理”。

  我第五次经历痛苦时。意外地重新给它下了定义。

  8岁。隔壁邻居在装修房子。我和几个小伙伴像群猴子。一整天都在里面爬上爬下。

  装修总少不得水泥钢筋。我一个不留意。右脚用力踩下。一颗钉子当时就插进了我的脚心。

  那真是一种瞬间麻木。又直钻人心的痛。

  我坐在地上哇哇大哭。同行的孩子惊恐地看着我脚下的鲜血。四散开来。边跑边吼:“某某妈妈。你家孩子要死了。要死了!!!”

  可惜某某妈妈当下并不在家。我一个人蹲在水泥地哭了好久。鼻涕泡大的都遮住了我的视线。

  那一阵疼痛过去后。我从裤兜里掏出上厕所没用完的纸巾。用力擦掉鼻涕。

  视线总算清楚了。我盯着前方。空无一人。心口像被蜜蜂扎了一样。有点痛。

  失落后又愤慨:“我都要死了。都没人理我!没良心的家人!没良心的朋友!没良心的邻居!”

  诅咒了一串的人。才哆哆嗦嗦从地上爬起来。单腿跳回了家。

  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。盯着受伤的脚。感受着这种痛。从钻心。到。麻木。到隐痛。再到不痛。

  那一刻:我开始明白。痛和钱一样。消耗起来。快得很。

  03

  我慢慢戒掉对疼痛的害怕。

  莫名在潜意识里有了一套解决疼痛的法子。它有两步:

  第一步。暗示自己时间在流转。疼痛有尽头。

  第二步。幻想痛过以后的日子。假装自己正过着那样的日子。

  所以我常常幻想。

  高考。我站在考场外。紧张到胃痉挛时。我幻想。两天后的傍晚我走出考场。余晖照在我的脸上。很温暖。

  工作。我面对一个至关重要的大项目。害怕自己拖后腿办不好时。我幻想一周后项目结束老板的夸赞。很开心。

  写文。我顶着晚上10点就要更新的压力。担心来不及写完。有断更的危险时。我幻想10点后。躺在床上回复你们留言的场景。很安心。

  这种幻想看起来像是自我安慰。也像是自欺欺人。

  但它在冥冥之中。实实在在稳住了我不确定的心。减轻了我不必要的焦虑。

  让我坦坦荡荡。以一个平和的心态。面对生活里的痛。

  -end-

  也许你还想看:

  今晚。你温柔一点。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第一次和第五次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104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