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浦江儿女天山情(第八章76)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浦江儿女天山情(第八章76)

  (七十六)沙漠之歌

  闲暇时。独自站在四楼居室北阳台。夕阳余晖映照在身上。面对一片葱绿的树林。耳边传来林带和隔音板外高速列车的隆隆声。望着林带树冠间隙隐约可见、呼啸西去的列车。不禁想起多少次乘车穿越戈壁沙漠时难忘的情景。

  一九六三年九月。我和倪九龙、卫则奚、周顺仙、唐文娟等九名新场中学高中同学。响应党的号召。离开故乡上海。登上西去列车。奔赴新疆建设兵团。支援边疆建设。同一车厢的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。虽然互不相识。却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。共同的目标。走到了一起。列车一驶入新疆境内。窗外一片戈壁沙漠。连绵不断。无边无际。渺无人烟。连鸟儿也不飞。同学们的情绪一落千丈。刚出发时那种激动、兴奋的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车厢里一片寂静。列车进入哈密绿洲。车窗外掠过树林、庄稼、房屋……同学们一下激奋起来。纷纷打开车窗。挤到窗口。目不转睛地观赏窗外田园美景。贪婪地呼吸着清香滋润的新鲜空气。一个个笑逐颜开。兴奋不已。有人哼唱起悦耳动听的新疆民歌《新疆好》:“我们新疆好地方呀。天山南北好牧场。戈壁沙滩变良田……”

  我们这些同学被分配到伊犁河谷的兵团农四师。所到之处。一片葱绿。没有见过沙漠。只有每次乘火车回沪探亲和返疆时。才有机会看到沙漠。有时遇到沙尘暴。车窗外狂风怒吼。飞沙走石。列车摇摇晃晃。气喘吁吁。艰难地缓缓行驶在茫茫沙漠戈壁滩上。除了风沙撞击列车劈里啪啦的响声。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  后来。调到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当记者。才有机会亲身体会沙漠的风采。有一次在南疆采访。驱车前往沙漠深处的一个治沙站。没想到李站长也是上海知青。我们一见如故。倾心交谈。感到特别亲切。

  一聊起大沙漠。他心驰神往。感慨万千。坦率地对我说:当年进疆途中第一次看到大沙漠。心里确实有点害怕。担心把我们送到沙漠边缘的地方去。没想到果真如此。二十几年来。我一直在地处沙漠边缘的团场林管站工作。后来。组织上让我担任治沙站站长。长年累月同风沙打交道。与大沙漠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在办公室的墙上。悬挂着他亲笔抄写的古诗名句;“眼见风来沙旋移。经年不省草生时。莫言塞北无春降。总有春来何处知?” 这不正表达了他的心声么?他站起来。带着我一起走出办公室。指着面前的茫茫沙漠。深情地说:这批不毛之地。既冷酷无情。又热烈赤诚。纯净质朴。令人神往。眼前是一片黄沙漫漫的荒漠。宛似海浪的流沙。堆积成一座座沙丘。连绵起伏。一股股旋风把黄沙直卷到半空。好像平地冒起的火烟。明亮的阳光照在大漠之上。闪现出色彩、光焰和诗意。站在一座沙丘顶上。我突然发现在不远的地方。有一池碧波荡漾的湖水。环湖是参天蔽日的树林和碧草如茵的草场……我不禁惊叫起来。多美的沙漠绿洲呀!可是。李站长告诉我。这不过是大漠里难得一见的“海市蜃楼”幻景罢了。果然。只片刻工夫。湖水没有了。树林、草场不见了。只剩下波澜起伏的流沙在阳光下闪烁。李站长带领治沙站的干部职工。吃苦耐劳。无怨无悔。年复一年。日日夜夜同风沙、热浪搏斗。像胡阳林一样。牢牢地扎根沙漠。他们同当地群众一起。种草植树。改造、治理沙漠。逼迫沙漠步步后退。建起了一片片新的绿洲。

  他们经济上也许并不富裕。甚至过着清贫简单的生活。可是他们的胸怀像大漠一样宽广。心地像大漠一样纯洁 。勤劳勇敢、善良朴实的治沙人。你们是当代值得尊敬的最可爱的人!我永远想念你们!

  2019年10月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浦江儿女天山情(第八章76)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129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