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馄饨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馄饨

  有人说。世间万物。都有其存在的必要。一旦必要性丧失。存在就会消亡。我望着周城电影院。想到这句话。心底深处泛起一阵失落。失落于它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听说周城电影院马上就要拆了。上世纪八十年代。周城电影院风光落成。每当新电影上映。周城电影院总是人满为患。老人小孩嗑瓜子、啃甘蔗。年轻男女搂搂抱抱。那是回忆旧照里最美好时光。后来。新型院线纷纷冒出。剧场式的周城电影院一下子失去竞争力。改型成歌舞厅。到现在完全没落。面临拆迁的悲惨结局。“啪”。一碗馄饨端到我面前。每到周末。我总来周城电影院外的广场。为这口馄饨。周城电影院门广场的馄饨摊。开了十几年了。这家馄饨摊不大。低矮的小桌摆上两三张。就算是个摊位。烧制的馄饨令人百吃不厌。我舀起一只放到嘴里。黑椒的微辣和劣质的盐味美妙结合。皮的薄厚和肉的瘦肥都恰到好处。食料都很简单。但其他馄饨店都烧制不出这个味儿。至于为何。我一度听闻有人传言这家馄饨摊放罂粟壳。后来我又听到很多关于其他好食之物中都放了罂粟壳。也觉得它只是危言耸听。便不在意。馄饨吃半碗。额头便冒汗了。转头看着馄饨摊旁的电瓶车挤在角落的盛况。又觉得好笑。好笑在明明有空畅的位置。但食客的电瓶车却都挤在渺小的角落。以致连脚都落不下的尴尬。这要拜馄饨摊对面的一位老太婆所赐。这个老太婆为人孤傲。执行力强。绝不允许有人在她家门口停车。哪怕停顿也不行。有人以身试探。她便冲出来呵斥。“喂。车子不要泊这里。”“做甚?做甚不能泊?”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。顶着飞机头。外表凶恶。年轻气盛。我心想。正好叫板这孤傲的老太婆。“我家门口。车停不了。”“这是路。路上为什么不能停车?发笑!”说罢。年轻人把老太婆晾在那。自顾自下车走向馄饨摊。我为即将到来的好戏暗自愉悦。年轻人点完馄饨。还没落座。便看到老太婆试图挪动他的电瓶车。结果不小心。电瓶车摔倒了。这下好了。年轻人疾步冲上前。指着老太婆鼻子吼。“你寻死啊!你动我电瓶车做甚!”“我叫你别泊。我家门口不能泊车!要泊泊到别的地方去!”“这是你家啊。马路你买下的啊!地契拿出来!”“你这子孙讲话这么呛做甚!”“你管我!”年轻人扶起电瓶车。“我就这里泊着。你再推倒我电瓶车看我不揍你!”“哟!你还要揍我?”老太婆凶神恶煞地往前大迈几步。“来。你倒揍揍看。混蛋子孙。还要揍我?”年轻人不响。不再理会老太婆。随后。老太婆自言自语起来。对年轻人评头论足一番。说得年轻人实在受不了。吞了几口馄饨。骂骂咧咧骑上电瓶车。战败离去。老太婆表情得意。欣赏着自己治下的土地。这种场景。但凡来吃几回馄饨。总能遇上一次。印象中。老太婆没输过。争论者不是妥协挪车。就是愤恨离去。非常没面子。好戏唱罢。我加快了吃馄饨的进度。立夏的天。太阳升起。热得人发烫。“你儿子就没来看过你?”“是啊。闹翻过。这许多年了。没来看过我。他要我把房子卖掉。去养老院。我没同意。冤家就结下了。”我吃完。起身结账。同桌的两个老头聊着另一个老头离家出走的不肖子孙。我有段时间工作忙。没去吃馄饨。一直到冬天。才怀念起那味道。馄饨摊生意倒没什么变化。一如往常兴旺。唯一变的。是摊位旁原本空畅的路排满了电瓶车。嘿。这老太婆怕是遇到了对手。治不了狠角色。也放弃抵抗了。到第二年春天。周城电影院确实如人所说。被拆了。拆迁队来的那天。电影院门口的广场聚满了男女老少。多是周城本地人。也有看热闹的外地人。“轰”的一声。周城电影院的房顶被干塌了。现场浓烟滚滚。人们四下逃窜。浓烟席卷整个广场。包括广场上的馄饨摊。和摊边停满电瓶车的小路。我后来确实没见过那个老太婆了。她大概老掉了。也没什么用了。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馄饨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158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