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老公的前妻,死在我们的婚房里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老公的前妻,死在我们的婚房里

  1.

  今天是姜莱正式见准公公婆婆的日子。她打扮地格外乖巧。像极了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  说起来她也毕业没多久。才刚工作两年时间。男朋友孔博文就催着她结婚了。

  虽然孔博文已经快要40岁。而且还有过一段婚姻。但是思想超前的姜莱并不在意。她觉得男生只要对她好就够了。其他并不重要。

  在饭桌上。孔博文的妈妈问姜莱父母这边的意见。姜莱说。“我爸妈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只要我们有房子住就行了。”

  这句话的潜台词已经足够明确了。孔博文的爸爸低下头思虑了一会。“行。那就把市区那套房子装修一下给你们当新房吧。”

  “爸。那套房不是....”孔博文忽然提出质疑的声音。

  “反正卖不掉。装修一下还是可以住的。年轻人住哪里不是住嘛。”

  孔博文不说话了。盯着眼前的菜发呆。

  姜莱听不懂他们父子的对话。也不知道孔家在市区还有一套房子。她还以为她结婚后要跟公婆一块住在这小别墅里面呢。

  相比于孔博文的沉默。姜莱却很开心。市区房子又贵又好住。她对婚后的生活充满了无限的幻想。

  装修很快就被安排上了行程。这几天。孔博文一直在为选择哪家装修公司发愁。发了个朋友圈一问。很快就有人回答了:我现在在装修公司工作。可以给你内部折扣。

  孔博文一看。是个熟人。立马就跟他联系上了。问了价格后就把装修的事情承包给他了。烦恼了这么久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!

  接下来几个月。孔博文都为新家装修而奔波。虽然有了专业的人员。但是他还是时不时去检查。生怕有纰漏。

  因为市区的房子面积不大。所以装修很快就完成了。但是距离姜莱与孔博文结婚还有一段时间。他们还是决定先搬进去住。

  2.

  搬家那天。姜莱特意穿了一身红衣服。显得隆重一些。

  在门口的时候孔博文一直很紧张。开门一看。完全没有旧房子的样子了。他才满意地放下心来。

  姜莱去了别的房间巡视。孔博文站在阳台上看小区的风景。忽然。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。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冲他笑。孔博文吓了一大跳。下意识转身逃离。一转身。红裙子就在他眼前!

  孔博文蹲下身抱着脑袋瑟瑟发抖。只见红裙子越靠越近。传来了姜莱的声音。“博文。你怎么了博文。你怎么流了这么多冷汗啊!”

  孔博文这才瞳孔聚焦。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姜莱。他故作镇定地站起来。清了清嗓子。“天气太热了。我有点晕。蹲一下而已。”

  “你可要注意身体啊。你把房子装修得这么好看。我要犒劳犒劳你!”

  姜莱娇笑地扑到孔博文怀里。给了他一个香吻。

  拥抱着姜莱在怀里。孔博文紧张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  逛了几天家具市场。才把所有的家电家具买齐。

  今晚是他们住进新房子的第一晚。姜莱换上了新买的红色睡衣。孔博文见了却皱了皱眉。“下次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。不好看。”

  姜莱撅着嘴。“我皮肤白。穿红色的最好看了。你这直男懂什么!”

  孔博文说不过她。也不再多说话了。关了灯睡觉了。

  夜深了。

  孔博文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。姜莱在旁边焦急地叫着他的名字。“博文。博文。你醒醒!”

  “怎么。怎么了?”睡眼惺忪的孔博文一脸呆愣。

  “你听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好像有一首歌在放?”

  孔博文竖着耳朵听。好像是隐隐约约在放一首歌。是个女人唱的。婉转凄厉。仔细一听。好像是《女人花》

  女人花?!

  孔博文像被点了穴。一动不动。冷汗狂流。吓得姜莱在旁边摇他。

  “你怎么了。没事。博文。你别吓我。”

  “没事。没事。”孔博文擦了擦汗。心虚道。

  “那你去客厅听一下吧。是不是我们房子里传来的。我看这个小区隔音应该挺好的。怎么会有人半夜听这歌呢。你快去看一下。不然我睡不着觉的。”

  孔博文心里发怵。但是又不能不去。作为一个男人。他有必要去看看。

  孔博文一步三回头。脚踩小碎步出了房间。到了客厅。声音明明就在附近。但是怎么也听不出来是在哪里。怎么会这样?

  孔博文去按客厅的灯开关。按了几次却没有反应。开关坏了吗?白天还是好好的。无奈。他只能靠着月光找声源。

  忽然。窗帘上印出了一个人影。长长的头发。纤细的四肢。是个女人!

  孔博文惊吼出声。瘫软在地上。歌声戛然而止。

  姜莱听到了孔博文的叫声也吓了一大跳。为了老公。她咬牙一鼓作气跑了出来。看到孔博文坐在地上望着窗帘。

  此时。灯突然打开了。

  “博文。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“窗。窗帘。后面。有。有个女人。”

  “什么?没有人啊。如果有人会有影子的。你看。窗帘连影子都没有。”像是为了求证。姜莱不顾孔博文的反对。一把拉开了窗帘。空空如也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。有鬼。这个房子一定有鬼!”孔博文抓狂地在拍打着地面。

  “鬼?怎么会有鬼呢?”

  “是珊珊。一定是珊珊。她在报复我!”

  “珊珊?你的前妻?你不是说她出车祸去世了吗?为什么要报复你?”

  孔博文却不回答了。一直喃喃自语。行尸走肉般站起来回到卧室。一躺下就闭上了眼睛。像是熟睡了。

  看着老公异常的行为。姜莱觉得。这里面肯定有故事。

  她是个求知欲极强的人。一定要搞清楚内里的缘由。

  3.

  姜莱一夜没睡。幻想了其中无数种可能。早上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。

  孔博文倒是睡得挺好的。

  “昨晚。你跟我说你前妻的事。就说了一半就没说了。你接着把它讲完呗。不然我总是心痒痒。”

  “噢。说到这个。我要找师傅看看我们的房子。到底出什么问题了。”

  说完。孔博文就去了客厅巡查。找了一圈。没有异样。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幻觉。还是真的是珊珊鬼魂在作祟?一想到这个可能。孔博文的鸡皮疙瘩就竖起来了。仿佛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。

  孔博文下午就找来了专业的师傅来查看。结果一切都是正常的。

  如果昨晚就孔博文一人听到声音。他还可以装作是错觉。但是姜莱也听到了啊。这到底该怎么解释?

  孔博文已经不能再住这屋子了。他对这屋子有阴影。现在坐在里面都感觉阴风阵阵的。他做贼一样地跑到外面去了。

  此时姜莱正在寻找孔博文前妻珊珊的亲戚。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  姜莱找到了珊珊爸妈的地址。乔装打扮一番。假装是新闻记者来采访。还拿着个专业录音笔。似模似样的。

  珊珊的爸妈住在比较偏远的地方。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。

  屋子里只有珊珊妈妈在择菜。姜莱小心翼翼地进去做自我介绍了并讲明来意。看着珊珊妈妈狐疑的眼神。她掏出了一张记者证。珊珊妈妈一看就彻底相信了。抓着姜莱的手像是有长篇大论要说。

  “我的女儿命苦啊。她吃安眠药自杀的。可是没有理由啊。女婿对她这么好。她生活吃穿不愁。怎么会想自杀呢?”

  “您的女儿是自杀的。你确定吗?”这跟孔博文说的出车祸可是两个口径。

  “我亲自去警察局收到的法医通知。我能不清楚吗。”珊珊妈妈眼眶已经打湿了。“我的女儿乖巧懂事。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很好。上班了每个月就留1000生活费其他的钱都往家里送。我真的是没白养这个女儿啊。”

  “那您的女儿自杀跟女婿有关吗?”姜莱思虑很久。还是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警察只负责查证是否自杀。并不会查自杀原因。所以我也不知道。不过。我女儿自从认识女婿后就变了。她一心想要嫁给他。我们都害怕门不当户不对会吃亏。可是她不管。就是要嫁。我们也没有办法了。”

  “那婚后您的女儿有异样吗?”

  珊珊妈妈托腮想了一会。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了。别人都说我女儿婚后生活很好。虽然她每个月打来的钱更多了。但是我总觉得她语气并不是很开心。甚至反感我们去见她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。您想过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我没用。连女儿想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珊珊妈妈说着又哭了起来。

  “喂。你是谁。在我家干嘛!”门口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大喊着走进来。

  “您好。我是记者。来问关于珊珊的事。”姜莱站起身介绍自己。

  “出去。我们不接受采访。”不同于珊珊妈妈和善的态度。珊珊爸爸直接粗暴地将姜莱赶了出去。

  见了解得差不多了。姜莱也没纠缠。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姜莱回到家不见孔博文的身影。一问。孔博文居然说今晚回爸妈家睡。这样异常的举动更让姜莱觉得不对劲。

  虽然她也害怕。但是为了搞清楚这一切。她决定今晚一个人留在客厅睡。

  4.

  夜幕准时降临。

  姜莱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。窝在沙发上就等着异样的情况来临。

  迷迷糊糊中。姜莱又听到了歌声。这一次可比昨天清晰多了。她揉了揉眼睛。环顾四周。没有其他变化。

  循着声音的源头。姜莱慢慢找寻。她发现。越靠近墙壁。声音就越清晰。歌声来源于墙壁?

  还没来得及细想。“啪”一声。客厅的灯就自动关闭了。除了客厅。其他地方的灯还是亮着的。月光撒进阳台。姜莱就看到了昨晚孔博文说的那个女人!

  姜莱后退了一大步。虽然有了心理准备。但是陡然看到这样的影子还是觉得心里发怵。

  姜莱纠结许久。最后还是咬牙半闭着眼一鼓作气跑去拉开了窗帘。一打开。什么也没有!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姜莱又拉上窗帘。捣鼓了一会。

  忽然恍然大悟!

  姜莱已经知道这并不是鬼魂作祟了。而且她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了!

  清楚一切后。姜莱的睡眠安稳极了。

  隔天。姜莱好说歹说让孔博文回了新房。并且让他带来了装修师傅。

  孔博文跟装修师傅来的时候。姜莱正躺在沙发上。也没有起身的打算。

  “你不是说知道新房子的问题在哪里了吗?你快点说啊。不说我可走了。我不想在这里待着!”孔博文不耐烦。

  “我是知道了。不过这位装修师傅应该更清楚吧。”姜莱指了指那人。

  “小舅子....不对....他怎么会知道?”

  “墙壁里的蓝牙音箱。客厅的智能开关以及窗帘第二层的人形剪影。都是他的杰作。我想。他应该是你前妻那边的亲戚吧。”

  “你怎么....”孔博文震惊地看着姜莱。又看了看装修师傅。

  “这位小姐可别乱说话。我装修的时候那么多人看着。而且博文哥也来监督着。怎么会是我呢?”

  “是啊。装修的时候人是很多。但是别的人可没有动机这样做。难道是想砸自己的饭碗吗?只有你知道你姐姐喜欢听的歌以及她跟博文之间的恩怨。除了你。还有谁?”

  “真的是你吗?池越?”

  “呵呵呵。我也就恶作剧。你们想怎么样吧。”被换作池越的装修师傅摘下帽子。玩世不恭地往沙发上一仰。

  “我还特意照顾你生意才找你。你怎么能这样作弄我!”孔博文气急败坏地朝池越大喊。

  “特意?你是贪图我便宜吧。后面还扣了我这么多工程费。你还好意思说?”

  “那钱我会给你的。”孔博文眼睛一转。“你该不会为了钱把你姐姐搬出来吓我吧。”

  “我才不是你这样的禽兽!你自己做了什么你清楚!”

  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孔博文瞟了姜莱一眼。发现她很认真地在听。脸色瞬间有些变了。想拉着池越出去说。

  “别走啊。就在这里说。”姜莱阻止了孔博文的行动。拉着池越不让他走。

  “好。那我今天就跟你们说清楚!”

  “我们家是乡下的没有错。没有你们城里人高贵。但是我姐姐也不是因为钱才非要嫁给这个男人的。她是因为怀孕才要嫁的。因为怀孕嫁人怕被人说闲话。我姐姐才一直不说出来。结了婚后也一直不来找我们。”

  “我姐姐多么单纯善良的人。她喜欢宝宝。但是有人却杀了她的宝宝!就是你眼前的这个男人!”池越指了指孔博文。“他在我姐怀孕4个月的时候一脚把孩子踢没了!”

  姜莱皱了皱眉。示意池越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那个时候我姐的心情就已经很差了。精神状态不佳。但是对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怨言。打电话的时候一直说婆家的好话。所以我姐的自杀。虽然警察对我们说没有疑问。但是我是不相信的。有天我突然发现了我姐的病例。上面记录了那次流产更记录了这个畜生对我姐家暴的行为!”

  “那不是。是你姐自己磕磕绊绊的。不小心撞到的。”孔博文辩解道。

  “呵。我对你印象挺好的。所以也不相信是家暴。直到我托好友查了你们小区民警的出警记录。发现了我姐的号码。当时的笔录我还记得。你还想怎么抵赖?”

  “姜莱。你别听他说的。他一直觉得是我害死了他姐。对我有怨恨。里面参杂了他的个人情感。你不会因为他的几句话而怀疑我对你的爱吧!”

  “等等。我现在心很乱。想一个人静静。你别跟着我。”说完。姜莱独自一人跑了出去。

  孔博文紧随其后。却没有跑上前。只是在后面跟着。

  姜莱到了最近的河边。吹着风。感觉胸口压抑的那股气稍微减少了点。

  她余光瞄到了孔博文的身影。知道他在跟着她。但是装作不知道。

  冷静了一会。姜莱主动坐到孔博文坐着的长椅上。

  夕阳斜下。余晖洒向河面。映照着俩人红彤彤的脸蛋。分外闪亮。

  “博文。还记得我答应你求婚的时候。也是这样的晚霞。今天我们又碰见了太阳落山。在这里。我们分开吧。”

  “你真的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我太乱了。你对我隐瞒了太多的事。我还能相信你吗?”

  “那是.....”

  “算了吧。博文。我们好聚好散吧。辛苦你跟爸妈说清楚。把婚礼取消吧。就当作是我的错吧。”

  “姜莱....”

  姜莱听到了喊声并未回头。就像在这段感情里。她也回不了头。

  单纯的情感里掺杂了太多了欺骗与隐瞒。一旦谎言戳穿。两个人必将走向歧路。

  姜莱想要一段纯粹的爱情。

  孔博文需要的。大概只是一个新的妻子吧。

  完结

  往期精彩:

  和男友同 ·居。准婆婆却骂我不检点

  我花着丈夫的钱。却和初恋打得热火朝天

  倾诉‖老妈说。我要是敢给公婆养老就跟我没完!

  深夜。小姨子将姐夫拖上自己的chuang

  我甩掉了买套也要AA的男友

  保姆反客为主。和野男人在我的床上翻云覆雨

  倾诉:我让嫌弃我矮矬丑的丈夫。跪舔我

  为了900房租。‘母亲’让房东爬上了我的床

  闺蜜的双标态度。让我憎恶!

  傲小娇说:过程有点怕怕的......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老公的前妻,死在我们的婚房里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22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