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你听,青春在寂寂地歌唱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你听,青春在寂寂地歌唱

  A

  2008年秋天。我第一次遇到骆梨。她斜梳着一条马尾辫。嘴唇上涂着亮晶晶的唇彩。光脚穿帆布球鞋。历史书下面压着安妮宝贝的小说集。她坐在我的旁边。我们几乎不说话。新相识的同桌。很少会像我们这般沉默。

  潘晓北坐在我们后面。平头。小眼睛。吊儿郎当的样子。喜欢在我背后贴纸片。而我总是迟钝地带着那张纸片在校园里跑来跑去。

  在潘晓北第N次扯我头发的时候。我终于痛苦地哭了起来。是的。我一直知道他在欺负我。我习惯忍受。可是。骆梨站了起来。转身给了潘晓北一巴掌。那一巴掌。打得整个教室都静了下来。

  我觉得生活前所未有地快乐起来。我和骆梨成了最好的朋友。形影不离。

  那年期末考试。我考了第三名。潘晓北全班第一。老师们都爱他。并且包容地说顽劣的小孩往往聪明。骆梨倒数第三名。她并不屑于学生手册上的成绩。别人做习题的时候她往往在纸上写一些我看不懂的句子。至少。那个时候我无法读懂。

  她写:这孤独。正寂寂地歌唱。我不了解孤独。于我。生活光鲜而美好。

  B

  2019年。我和骆梨已经不再是同桌。她个子长得很快。像男生一样。在初三的这一年蹿到了一米七零。瘦瘦的。穿长长的牛仔裤。皮肤是漂亮的小麦色。潘晓北也长高了。头发长得遮住眼睛。变得寡言。唯有我。仿佛停止了生长。比骆梨矮了半头。我和他们站在一起。就像一个低年级的小孩。怅望着高年级的世界。

  很多事情都在变。比如说。潘晓北和我们变成了朋友。尤其是和骆梨。他们依然坐在很近的位置。自习课上我甚至能够听见从他们那边传来的窃窃私语。潘晓北在大多时候却只是看我。不说话。我开始变得很大胆。

  那年夏天的中考结果出乎老师的意料。潘晓北去了普通高中。反而是我。顺利地考上了重点。骆梨进了一所职高。据说潘晓北的失利。是因为和骆梨有早恋的苗头。

  潘晓北说不是那么回事。只是因为一道选择题的失误。如果选A而不是选B。那么他可能就和我一道进重点高中了。骆梨忽然很严肃。她说选择是重要的。可是人往往不知道哪一个选择是正确的。每一个选择都会打开不同的门。每一扇门内都会有不同的境遇。

  我抱住骆梨:“那么多选择里。我们选择彼此做朋友。便是最幸运的。我们是永远的朋友。”骆梨和潘晓北都笑了起来。他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怕。我怕他们真的在早恋。我怕潘晓北把骆梨从我身边带走。

  那天告别时。我向左走。骆梨和潘晓北一道向右走。在街角拐弯处。我偷看他们的背影。忽然有些忧伤。

  C

  2019年。我们的见面已经较少。偶尔打电话。骆梨说重点高中很忙吧。我就对她发牢骚。说数学老师有多凶狠。说英语卷子永远做不完。然后匆匆挂掉。因为还要去背政治题。

  三月某天。潘晓北忽然打来电话:“后天下午一起给骆梨过生日吧。”我很久没和潘晓北联络。他的声音变得很好听。那夜。我忽然失眠。他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出现。原来。在分开的日子里。我悄悄地想念着他。我不愿意和他们联络。仿佛是怕见到骆梨带走潘晓北。

  同学说北辰路的书店进了一批复习资料。是老师推荐过的。平时很难买到。我兴冲冲地随着他们去了。

  那天黄昏。我抱着大摞的习题回家。然后想起潘晓北的电话。是的。我们定好在这天下午给骆梨过生日。我忘了。我只顾着去书店。因为买书这件事情很重要。我给自己寻找各种开脱的理由。然后心安理得地原谅自己。

  夏天之末。我坐公车路过骆梨的学校。在一个烧烤摊上我看到一个女生的影子。穿着绚烂的衣服。挑染成黄色的头发。像极骆梨。旁边坐着一个男生。正是潘晓北。额前的头发被风拂起。露出干净的脸庞。她似乎在抬头的刹那看到我。我急忙低下头。装作没看见的样子。可是在低头的瞬间。我知道她看得出我的伪装。

  老师说。人生有很多条路。对于重点高中的我们来说。考一流大学是唯一的选择。

  D

  2019年春天。我准备高考。每天沉溺在书山题海里。关于骆梨和潘晓北已经变成了很久远的记忆。我安慰自己。没什么。因为太忙。可能他们也都在各自忙碌。所以大家都忘记了联络。

  有一场英语口试要在我们学校进行。全市几所中学的应试学生都来了。我穿过操场的时候。有人喊我的名字。是潘晓北。他没有追究那年我没有赴约的事情。我心里惴惴的。怕他问起。

  “有一次。骆梨说。在路过的公车上看到了你。我笑她。那么一闪即过的公车。怎么可能来得及看清你。”他说。“可能是她太想你了。”

  “你们常见面吧?”

  “因为两所学校离得近。所以经常会见面。”他这样回答。他是有意这样说。仿佛是为了我脱离友情的事实找个借口。

  “我也很想她。她过得好吗?”

  “去年年底。她被学校开除了。”潘晓北沉默了一会儿。“因为她爱上了一个校外的男生。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。然后。她去了北京。听说现在在学习美发。”

  “她总是那么勇敢。”我一时无语。也许。我从来不曾了解她。就像不曾了解什么是爱情。

  “她走的时候给你留了一封信。我想今天应该能遇到你。所以带来了。”

  告别的时候。他回头:“郁郁。你长大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。我不再像年少时一样单纯美好了?”

  “可是我们都要长大。祝你高考顺利。”他笑笑。离开了。

  E

  “初中的时候。潘晓北告诉我一个秘密。他说他喜欢一个女孩。初时。他总是欺负她以图引起她的注意。后来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反而因为羞怯变得沉默不语。因此只好接近她最好的朋友。以此接近她。高中的时候。我告诉潘晓北一个秘密。因为好朋友的疏离。我前所未有地为自己的生活感觉自卑。可是。无论怎样。在最年少的时候。她曾经那样温暖过我孤独的心灵。并且。那温暖将永远都在。郁郁。我一直在想念你。”这是骆梨的信。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你听,青春在寂寂地歌唱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292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