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40岁,自杀未遂:谁不是一边想死,一边努力活着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40岁,自杀未遂:谁不是一边想死,一边努力活着

  这是喜马拉雅淘声计划的第2个主播故事

  故事地点:山东威海

  时间:2019年3月

  大力决定在这座小县城里终结生命。

  也说不上是有多恨。毕竟落到这种“众叛亲离”的地步。主要是因为他自己。

  自杀的地点已经选好了。就在他上班的大楼——这是小县城里少有的高楼。尽管大部分窗户都焊着防盗的铁栅栏。但对于想要求死的人来说。找到一处可以跳下去的地方并不困难。

  大力观察这座天台已经很久了。天台上摆放着四台空调的外机。用来调节整座大楼的温度。空调的冷凝水常年滴滴答答。和铁锈尘土混在一起。污水横流。使这里看上去就像山顶的一处废墟。

  天台下方的水泥地。是他计划好的葬身之处。对每个想要走进这栋楼的人来说。这条路是必经之地。

  大力也不想死得这么大张旗鼓。但只有这种死法。才能让所有人相信:他是真的病了

  大力。37岁。在这座几万人的小县城定居了一年之后。他得了抑郁症。

  得抑郁症本身就足够糟糕了。在小县城里。这种糟糕就变成了灾难。人人都觉得他矫情:抑郁症不是大城市病吗?小县城里的生活又没压力。你是闲得没事抑郁了吧?

  终结生命的念头第一次出现。是在大力父亲去世后不久。

  父亲是爬长城时猝死的——这还是大力特地为他安排的旅行。

  半年前。他的母亲因为双肾衰竭。医治无效去世。因为自己没能在最后时刻陪在母亲身边。大力满怀愧疚。他决定好好孝敬父亲。因此为父亲安排了人生中第一次北京游。

  在大力的计划中。北京之行结束后。父亲就可以搭火车到他居住的小县城来。好好住上一阵子。

  但他没有想到。再次看到父亲。是在北京的殡仪馆里。

  殡仪馆距离长城不远。陪伴父亲出游的姐夫告诉大力。昨天老人家刚刚爬上长城的第一个烽火台。突然倒在地上。耳朵里流出血来。当场就不行了。

  殡仪馆的人拉开袋子。让他们确认父亲的遗体。大力看了一眼。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棍子。天旋地转:“还真是我爸。”

  大力看着工作人员拉上袋子。把遗体送去焚尸炉火化。再一转眼。他发现自己捧着骨灰盒。在别人的指挥下。把它放进一个装酒的箱子里。这样就可以把父亲托运上飞机。送去老家安葬——这是他的父亲第二次坐飞机。

  上飞机前。姐夫往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:“给你留个纪念。”那是他爸买的一张火车票。这趟从北京到县城的旅途再也不会开始了。

  不到半年。大力父母双亡。他揣着火车票。泪如雨下。

  大力偶尔会拿出照片。怀念父母

 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。大力不是不知道“盛极必衰”这个规律。但是当无常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。他依然被海一样的痛苦淹没了。

  就在一年前。大力还觉得自己的人生到达了巅峰。在省城电视台当了十年合同工后。他终于考进了一家事业单位——尽管新工作所在的滨海小县城离家乡几千里。但毕竟是“铁饭碗”。

  如果说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。就是小县城的工作有些单调。于是大力在喜马拉雅上开了一个讲历史故事的电台《大力史》。梦想着自己的节目有一天会被500个人听到。

  但事实是。电台上线后。播放量一直只有个位数。大力甚至和朋友打赌:什么时候点击量能破百。什么时候会有第一个留言。

  赌约里说的是半年?还是一年?记不清了。在连串的打击之后。大力得了抑郁症。抑郁症让他整宿整宿地失眠。大脑也越来越迟钝。

  大力的同事形容:抑郁症让他看上去像“行尸走肉”

  最先表示不满的是单位里的领导。说他总是迟到早退。精神面貌不佳。“你看你桌子乱得和什么似的。”在对他的不满累积到顶点之后。领导以“卫生不达标”为由扣了他的奖金。

  大力对此感到愤怒。却无能为力——他的生活的确已经成了一团糟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。大力几乎失去了全部的精力。他的睡眠越来越差。每晚最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以至于白天昏昏沉沉。仿佛行尸走肉。

  而导致大力最终被领导扣掉奖金的理由是:有一天他办公桌上的茶杯倒了。整整三个月。他都没有力气把它扶起来。

  大力觉得自己病了。他试图向远在家乡的姐姐求助。但姐姐不相信这是病。让他“自我调节”。说着说着。他们竟然吵了起来。

  姐姐在电话那头吼他:“你怎么长那么大还不让人省心?你看看你这两年做成过啥事?现在还不好好上班。你是要气死我们吗?”

  大力曾经试图对身边每个人解释自己病了。但小城里没人相信。人们更愿意将大力的异常表现归结为“懒。缺乏自控能力”。

  为了求一个证明大力甚至鼓起勇气去了医院。医生只问了几句话。就诊断他患上了“重度抑郁症”。开了5000块钱的药。还建议他去“康宁医院”住上一阵子。大力网上一查。这“康宁医院”是个货真价实的精神病医院。他走出门就把诊断书扔了:“我不相信他。”

  大力从医院回来后不久。领导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。给他批了个假条:“今天下午回去休息下呗。看你这一天天的。男子汉大丈夫。能有什么事想不开?回去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  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他在领导前面拍了桌子:“我说了我病了!你凭什么不信!你们凭什么不信!”

  在小城里。无论是同事还是亲人。无人能够理解他的抑郁。也无人能够走进他的孤独。他不愿说话。甚至为了不和同事在食堂吃饭而选择挨饿。

  大力太累了。他决定把这一切终结。

  他挑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。爬上了天台。天台很高。耳边只有呼呼风声。视野里飘进一只不知从哪儿来的塑料袋。在风里飘飘荡荡。对面的荒山在夜色中只见轮廓。仿佛一头巨大的猛兽。死亡就在脚下。对着他张大了嘴。

  这时他的手机一震。大力吓了一跳:都这个点了。还有人会给他发消息?

  他掏出手机。看到了一条来自喜马拉雅的听众留言:你的故事讲得真好。什么时候更新?

  大力为陪他度过这1001夜的读者们录了一个视频

  点击播放

  ↓↓↓

  大力看着屏幕。恍惚了一阵。才记起自己还有个电台节目。也记起了很久以前他和朋友的那个赌约。他真的没有想到。第一条留言会在这个时间点到来。大力原本以为。那些故事不过是自己出于兴趣使然的自说自话。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在听。有人在乎。有人催更。

  猛兽闭上了嘴。退回了黑暗里。大力决定:就算要死。也可以更新一期节目之后再死。

  从那一天开始。他的节目留言变多了起来。催更的。讨论情节的。和大力聊天的……那些留言。跨越地域、时区而来。从未断绝。

  每当深沉夜色带来死亡的诱惑时。大力就会打开他的节目。贪婪地、一行字一行字地看着这些留言。然后他告诉自己:明天。明天再死。今天还有人想听我的故事。他在节目里讲故事。回应和读者的留言。那一刻仿佛找回了曾经健谈风趣的自己。

  大力就这样一直坚持着把节目做下去。听众数量则不断增长。连续更新三年后。大力成为了喜马拉雅上最有名气的主播之一。他的声音被播放超过1.6亿次。每晚都有超过65万人听他的《大力史》。

  随着听众越来越多。大力身心的苦痛也越来越少。在某一天。大力突然意识到。自己的病好了。

  他也感到疑惑。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治疗。抑郁症怎么会就这样飘然远去?

  直到有一天。有个女孩因为听了大力的节目。来到了这座小城。找到了他。

  那个女孩告诉大力。她曾是一个抑郁症患者。在她最消沉的时候。大力给了她活下去的理由:“有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。死了的话。就听不到新的故事了。”

  当听说疗愈她的人。自己也曾被抑郁症所折磨时。女孩十分惊讶。

  她想了很久。最后说:“大力老师。那段时间里。一定是有什么对你很重要的事在一直拽着你。在死亡前面把你拽回来。这对抑郁症患者来说特别重要。”

  大力想到了那个神话《一千零一夜》:每个晚上。温柔的皇后都会讲一个故事。让残暴的君王暂时放下屠刀。一千零一天过去后。所有人都得到了救赎。

  大力发现。他已经在冥冥中完成了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。尽管命运的无常远比任何君王更残暴、更冷酷。但是他已经学会了用最温柔的力量去抗争。

  -留言互动-

  生活中有哪些瞬间让你觉得人间值得?

  评论留言点赞前两名将送出

  大力老师的签名历史书

  截止时间:4月4日中午12点

  -淘声计划-通过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故事。讲述喜马拉雅每一个声音背后的温暖和能量。欢迎有故事的主播联系我们。让世界倾听你。联系

  推荐阅读

  点击阅读原文。进入主播大力的历史世界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40岁,自杀未遂:谁不是一边想死,一边努力活着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36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