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平凡人家的素描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平凡人家的素描

  节日就到了。老母亲早些天就念叨。又安排我花甲老妹。太原的。北京的。香港的。看谁能有空回来。整点回家的多少口人。很早就安排在酒店包了桌。一个人家最盛的喜庆。就是老老小小团圆在一起。

  我家是标准的组装型家庭养老基地。姑舅一家滚在一起。不算第三代。父辈加我们兄妹仨的全体。统统属于概念中的老人。呵。

  父母亲都是上世纪30年代生人。都85大龄了。家里一起生活的还有我舅父舅母。也是上世纪40年代生人。算来都是过70岁有多。我们兄妹夫妻六人。只有弟妹略小。都过了花甲。家里开一桌饭。呵。都能算养老基地的联欢。

  现在社会好了。人也金贵了。到处都在喊叫康养。有点儿家底的都在做可心的布局。冬寒的季节飞三亚。酷暑难受时奔山窝。我的爹娘好对付。返璞归真。别无希求。只是觉得打小时怎么活。老年了怎么过就好。一饭一茶。随遇而安。家里也没有雇佣媬姆。平时我们在外地。有自己的营生忙碌和奔波。又各有一方独立的草窝安歇。只有周末的时候。不约而同的聚到家里看父母亲。久而久之。成为家庭约定俗成的例会制度。习惯熬到神圣。连我常处一起的友人都知道。除非有要紧事。别打扰老胡。他的家里要开会。人们还夸奖我是个孝顺男人。呵。真够脸红的。内心也惭愧的很。孝顺什么了?爹娘不花咱的一分钱。没给父母亲做过什么。忙碌的老是自己的小九九。回到家里手稍懒得伸。多年的享成。家像我们休闲充电的度假村。老娘总给包饺子。做好吃的。

  我家有特别的养老模式。我用时尚的词汇描述。叫亲情众筹。是家庭养老创新。

  十多年前。我父母亲年过七旬。我们兄妹商议出这个方案。就是将生活在乡下的舅父舅母接过来。和父母亲住在一起生活。照护老迈的爹娘。再说城市比乡下的条件总是好些。对舅父母也是关心和照顾。家里老小开会。这个想法通过。到村上和舅父母沟通了。他们也很高兴。邻居好交。亲戚难处。这种结合能走多久。真还没想得多。

  也是和别人家有不同。我们兄妹仨都对舅父母感情深厚。我的老爹娘年轻的时候。都是那个时代铸就的热血性格。经常“狠斗私字一闪字”。心都扑到工作上。一生下我们就全权交给了我外祖母抚养。家里舅父母是顶梁柱。乡村生活辛苦。但柴米油盐最是粘接人味。多年的烟火拖累。我们由舅父母照料呵护。其乐触触。及至今天。那都是刻在骨头里的一段美好回忆。打小还就有感恩的情结。对舅父母的恩情那是必报的。

  舅父母来了。一眨眼都十多年了。说到我家的芝麻事儿。许多人有疑问。这种捏合的养老生活模式听来浪漫。我也是个观景的。谁家的锅碗也碰撞。谁家的锅底也要黒。我说不了更多的。也不说咱家的风景好。大千世界。无常的人间图景。一家是一家的道理。老百姓常说。儿女成家了还要分门独过。人是自私的动物。不是直系血缘关系。狗肉贴不紧羊身。可我们家的养老基地。还偏偏经营的挺顺当。这是与我母亲这个“总经理”的掌控有关系。

  家庭的基础纽带是血缘关系。维持的长久了稳定了。和处理社会关系一样。也有利益的内容。常人的嘴里老说钱。很俗气。可钱这个东西很讨厌。但有了它可以平衡神经联系。人家也一样的。情感当然是首要的。经济的砝码是天平。吃亏占便宜人人都算帐。不说钱老说情怀。假道士过不久日子。家庭中的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和义务。每个人的劳动都应得到尊重。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经济细胞。不会管理的家长乱麻七糟的麻烦就多。鸡飞狗跳就不断。我老娘管理的倒是有线条。

  舅母很勤奋。承担起家里的大部分杂事。收拾家。做饭。洗碗。还陪我母亲锻炼散步。唠家常话儿。为补偿舅母的辛劳和付出。母亲定期给舅母发“辛劳补助”。如果说工资。那是不中听的。成了雇主的事儿。把亲缘的情分庸俗了。多少不说。心化成看见的表示。舅母是有格局的女人。很懂事理。包容大度。两好才归一好。和谐相处。四邻左右说起来还挺羡慕的。一个人家。盘碗碟子叮当响。磕磕碰碰是自然的。锅底黑不怕。常勤洗就漏不了。

  老的有老样。小的有人样。和大社会一样。光是讲仁义道德是不用的。孔子规范教育。“礼”字是核心。实际对社会是法治要求。过人家没规矩不行。尊卑无序更不好。德。说的就是自然规律。

  平时。家里就有我父母亲。舅父母他们四人。呵。两个80多的。两个70出头的。四个人加起来的年龄300多岁。亲缘因素并不重要。相互关心。守护长久的情感。不是激情热泪诗词描出的苍白。他们各自有独立的情趣爱好。又能相互交流。乐乐呵呵。当然就避免了老年孤寂。消除了老年痴呆孕育的温床。

  我的父亲。属离休干部。离岗已25年了。他原是当地公安机关的一把手。在位的时候。那是百分百的扑身给公家。家里的事一概交给母亲。我母亲当时还唠叨。现在做领导。看你老了谁当爷伺候你。父亲一退休。呵。还马上角色转变。腰上系起围裙。钻进厨房洗碗拾掇。让我们大跌眼镜。直至今天八十大几了。父亲一直自觉安排生活。每天早起清扫。擦抹。洗衣洗被单。手脚也很勤快。爬上爬下的灵动。家务活完了。户外骑行。散步后。回家弹电子琴。微信玩的一个溜。国内国际。时亊政治。娱乐体育等。一叨咕起来就滔滔不绝。我老妈总嫌说的烦。

  母亲更是兴趣广泛。她退休前是地区外贸局的领导。本不是耐住寂寞的性格。刚休息下来。一边照顾我的外祖母。一边学习中医本草。几年以后。竟还能给人治病开方。后因无行医执照。才没往下深造。年逾八旬后。母亲酷爱了书法。每日伏案数小时。写的有水准有个性。去年。母亲书写抄录了佛经。印刷了分发给周围的友人。他们惊异。又赞叹。老人家的书法太棒了。

  在母亲的影响下。我舅母除打理家务。一起坐着看看电视片艺术片。也受家风熏染。拓宽了视野。关心国家。关心厨房外的世界。每天空闲了还捧着各类书藉浏览。精神的内容丰富了。也就没情绪和街坊家长里短。有滋有味的生活。自然从全职大妈中脱壳。

  我舅父也有别样爱好。他自小喜欢山西绑子戏曲。还挺爱绑子戏的武场“打板”。现在一听说票友召唤。马上开心的去了。舅父的性格也怪。和人交流不多。二十年前。因我突然的蒙冤被捕。知道消息。舅父急火攻心。当即一个耳朵聋了。再也没缓过劲儿来。舅父和我们兄妹那是骨血里的亲爱了。是我害的他。一世的债。

  老爹娘一家的生活很简朴。自上世纪起。就住在这处单元宅子里。还算是外贸局领导的分房。几十年风化。简陋的一层老旧房。不到百平米。2002年。单位在老楼房前院集资盖新楼。120平米。一共交12万元。我们的小胡同叫外贸巷。杂七杂八住着百多户的人家。我的爹娘是巷子里有名的“高干”。积资买房时。我号称一对领导干部的爹娘。多少年的积蓄全挤出来。刚好有12万。哆哆嗦嗦交现金。我老娘说再多可就拿不起了。许多人还翻白眼。两个油水部门的领导。竟没有捞上钱。信吗?我扯淡大概也没人点头。别给神像贴金了。呵。得对天起誓。不然说了没人信。

  我的父亲在公安机关一把手十多年。每次公房分配他都让了困难户。家人埋怨。老爹总说。咱总比别人强。我在省公安厅工作许多年。全省的局长认识大几百。这个廉政那个标兵。我老爹没受过这个荣耀。可他的清水风格。让我全家领教多了。工龄四十五年。领导多年。顺手就可牵羊。一套房子没捞上。儿女们奋斗一套房子多难。父母亲集资买了房。简单的装潢和家俱。后来还是我们兄妹众筹的。

  如今。到了人生的一个节点。我们的埋怨不再。而是对老爹多了一份欣赏。老人家一生清廉正直。做官的欲望低。发财的概念无。只求一生做些事情。倒是晚年赚了个好心情。好身体。呵。也是对因果规律的一次测验。人有所失。也有所得。我们三个花甲兄妹。上有健康的二老。也是他人称羡的福分。

  如今。我父母亲两人的退休金。加起来一万多。维持家用足够。老妈出钱。舅母出力。有活儿四个老人都上手。在这个养老基地。没有养尊处优的。人的底牌。品行本色。都融于柴米油盐中。钱不缺了。母亲上街买菜。还总喜欢杀割便宜货。蔫黄瓜。劣次菜…。检朴是骨子里的。家里的会客室。还是二十年前的转角布沙发。饭桌也是快二十年的旧式折叠高密板。小圆凳子。厨房里的老傢伙什。碗柜。锅灶。也都古董级的陈货。小的们都嚷多次了。淘汰掉吧。又不是买不起。呵。做不了老人家的主。东西老了。旧的器皿。也许也是开光了。文化味儿渗透了。亲亲的。扔了可不舍得。

  大厦千层。眠床不过七尺。山珍海味。吃了也是果腹。损人折寿。多占消福。平平常常。开心就好。没有精神头。住什么。吃什么又有什么用。老爹娘经济独立。现在攒了几万多。老妈乐呵呵的。神态像财富大佬。一辈子终于听老妈说了句。现在不愁钱花了。

  人老了。不断有顺心的消息倒是很重要。特别是老人的眼睛是朝下的。我舅父家的四个儿女。个个也自食其力。日子过的安稳。我家第三代。都在北京、香港等地。都很努力。职场上都是重要角色。活个非凡角色。大富大贵。出人头地。没这个奢望。踏踏实实。平庸才长久。不惹事生非。过好平安平淡平常的日子就好。远方稍有点儿好消息传回来。便是“养老基地”的开心节日。

  呵。托尔斯泰说。幸福的家庭是一样的。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天道使然。这过人家。遇到什么算什么吧。倒是有颗平常心好。自古活在皇宫里。喜剧没几出。烟火家庭。世俗人伦。味道挺美的。

  扯到此为止了。顺祝天下所有的老爹老娘安康快乐!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平凡人家的素描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37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