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时光枕水丨沧海不渡,少年不老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时光枕水丨沧海不渡,少年不老

  1

  阿城打电话给我的时候。我正和杜鹃在客厅里看《非诚勿扰》。到精彩之处。我和杜鹃笑得人仰马翻。挂掉阿城的电话。杜鹃看我的脸色不对。关心地问我。怎么了。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

  我去卧室收拾了行李。一边对杜鹃说。我要回老家一趟。

  阿城在电话里说。周五。你还记得陈沧海吗?他死了。你要是有时间。回老家送他最后一程吧。

  在得知陈沧海的死讯时。杜鹃非要跟我一起回去。我看着她湿润的眼眶。点点头。

  开车的时候。我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后视镜旁边的那张相片。陈沧海站在我和阿城中间笑得非常灿烂。这个有着深遂眼睛的少年。我怎么会不记得呢?

  2

  从我记事。我和陈沧海、阿城就是青木镇上有名的“三剑客”。我们恶名昭著。恶惯满盈。不过偷鸡摸狗的事我们从来没有干过。我们之所以有名。是因为从来不干正事。

  那时候陈沧海一直当自己是大侠客。喜欢路见不平。拔刀相助。但是因为没有坏蛋。所以每次陈沧海侠性大发的时候。我和阿城就只有扮强盗的份。但是只有强盗也办不成事。还需要有好人啊。

  好人比坏蛋还难找。坏蛋有我和阿城两个现成的。好人就茫茫人海寻不到了。最后陈沧海灵机一动。专门命令我和阿城截住放学的女孩子。他来英雄救美。而且每次还要是不同的女孩子。我记得有好几个女孩子都被陈沧海这个英雄给吓哭了。因为他长得比我和阿城这两个坏蛋还面目狰狞。

  为此那些女孩子的父母没少批评我们。我妈还特意对我说。阿五啊。没事少和沧海一起玩。他是个没教养的孩子。

  那时候陈沧海有没有教养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他从小没有父母。只身跟着他年迈的奶奶。我对我妈的话不感冒。但是我倒每次都在想。陈沧海什么时候让我扮一回侠客就好了。因为经常扮坏蛋。我都觉得腻了。有一次我问阿城。没想到他和我的想法一样。

  我和阿城一样。都属于那种胆小的货色。做头头只是有贼心没贼胆。所以即使我们对陈沧海很不满。嘴上也不敢表现出来。不过陈沧海有一点还是非常不错的。他总是从家里带好吃的给我们。

  这完全要归功于陈沧海那个厨艺高超的奶奶。也不知道他奶奶用的什么法子。每次都能变着戏法的做好多小吃。陈沧海的奶奶很疼陈沧海。就如同陈沧海很爱他奶奶一样。陈沧海从来没有让他奶奶做过一点重活累活。当然了。签于吃了陈沧海奶奶的手短。我和阿城也每次都表现得很积极。

  那个时候的青木镇。家家门前都有盏灯。灯挂在青木桩上。天一黑。家家都亮起来。就好像萤火一样好看。

  我们三个在放了学扮完了英雄强盗又帮陈奶奶做完事以后。就喜欢在街上溜达。我和阿城就特别喜欢围着那些青木灯打闹。但是每次陈沧海都是一个人静静地在灯下走。他还时常对着那些发着晕黄的光的灯出神。我就问他。沧海。你怎么那么喜欢这些灯啊?

  他便露出一副深沉的表情说。你们没发现这些灯很有力量吗?你们看。在这漆黑的夜里。虽然这些灯的光很微弱。可是却能照出一片光明来。

  我和阿城便相视匝匝嘴。酸。

  不过有一次阿城对我说。阿五。你不觉得沧海和我们俩不一样吗?

  我说。哪里不一样了?

  他摇摇头。我也说不上来。反正感觉他和我们不一样。

  阿城走之后。我躺在床上望着夜空里的星星。想着陈沧海说的话——那是光。那是力量。

  3

  是在读初中的时候。我发现陈沧海和我们不一样的。好像是一夜之间。我和阿城都突然间长高了许多。但是陈沧海却一点没有变化。那时的他站在我和阿城面前整整矮了一个头。我还开他的玩笑说。陈沧海。现在我和阿城更像侠客了吧?

  陈沧海说。晚了。现在不流行英雄救美女了。现在流行这个。

  陈沧海指的是成绩。那时候我们三个正围在榜单前观看。

  我和阿城的成绩不好不坏马马虎虎。可是陈沧海不一样。好像他没有长个子。能量全长到脑袋上了。他的成绩一直占据着榜首。每次提到这个。我和阿城都觉得在陈沧海面前矮了一大截。

  就连我妈都常常对我说。阿五。你要多向沧海学习啊。你看人家多努力多争气。

  我朝她撇撇嘴。感叹她的变化无常。

  读初中以后。我们再也没在有放学的时候截过女孩子玩英雄救美的游戏。可是那些女孩子却主动跟我们靠近了。在青木灯下。经常有女生望着我们三个脸红的跑开。

  我仔细地研究过。那些脸红的女孩子当中。有三分之一是冲着阿城。因为阿城长得越来越像谢霆锋。特别帅。还有三分之二是冲着陈沧海的。因为他成绩好啊。那个年纪。成绩可比长相吃香多了。我就比较惨了。因为我的成绩没有陈沧海好。长的没阿城好。没有一个女生看到我会脸红。

  陈沧海也看出了我的心事。他安慰我说。阿五。别灰心啊。你可是我们三个当中个头最高的。你要是把这身高发挥到篮球上。那你还不是第二个乔丹啊。

  我听完心花怒放。顿时对人生充满信心。陈沧海就是有这个能力啊。领导我和阿城非常到位。不过我还是很好奇。为什么以前成绩最差的他。怎么现在这么好了。所以我就问他。沧海。你干嘛这么努力地学习啊。

  陈沧海没有说话。他抬头望了一眼青木桩上的灯。那时候青木灯微亮。发着微弱的光。拉长我们的身影。

  我转身望了一眼阿城。阿城也沉默着。不过他的表情却变化多端。一看心思就没在我和陈沧海的话题身上。要说阿城嘛。他的胆子倒没什么变化。不过他倒是神秘了。我正想问他想什么的时候。突然听到陈沧海说。我这么努力的读书。是想努力离开这里啊。

  不止是我。连阿城也大吃一惊。我们异口同声地说。你要离开青木镇啊?

  对啊。陈沧海说。我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只有努力读书。才有力量能够走出去。

  我突然有点伤感。我还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三个会有一天分离。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一辈子的。所以我嘴里嘀咕。外面有什么好的啊。青木镇多好。

  那天晚上我们很晚才回家。我和阿城去陈沧海的家里吃他奶奶新杀的鸡。一边吃一边聊天。陈沧海问我和阿城。说说。你们俩以后有什么理想啊?

  阿城用胳膊肘儿碰我轻声地说。怎么样。我就说他和我们俩不一样吧。你知道什么是理想吗?

  我犹豫了片刻。然后也学着陈沧海的样子望着满天的星星说。我嘛。如果我的个头还能长的话。就去当个篮球明星。要是当不了篮球明星。那我就做个长跑运动员。你们都知道我跑得特别快吧。哈哈。

  其实那个时候我哪想过什么理想。我只是随便说一下的。

  陈沧海又问阿城。阿城突然就害羞了。他说。我啊。我喜欢上一个女孩。希望可以和她在一起。

  我和陈沧海一起鄙视他。没出息。

  那天晚上我们吃得特别香。聊得也特别开心。陈沧海一直说他一定会努力考上一个好大学。带着他奶奶去远方的大城市过好日子。

  那时候青木灯和星光一起洒着淡淡的光在我们的周身。我们似乎都看到了光明。

  4

  阿城是我们三个当中最早恋爱的。也可以说他的理想是最早实现的。当他把那个长发女生带着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。我和陈沧海都替他感到高兴.那个女生我们都认识。还在很早以前把她截住被陈沧海英雄救美。

  我冲她打趣。没想到你被阿城这个强盗给抢走了啊。

  她便害羞地躲在阿城的怀里。

  她叫沈星。看得出来。阿城特别喜欢她。吃饭的时候他一直给她夹菜。那个时候我就在想。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子啊。看上去真美好。

  那顿饭我们吃了很久。那也是我们读了高中之后在一起吃得最久的饭。因为高中之后。我们三个就分开了。我和阿城读了不同的高中。而成绩最好的陈沧海。却再没有读书。

  在中考结束的第二天。陈沧海的奶奶突然病故了。

  那一天我和阿城都很难过。我们再也吃不上她做的小吃了。可是最应该难过陈沧海却没有哭。他平静地在邻居们的帮忙下安葬了奶奶。然后他对我们说。你们要好好努力读书。我再也不能陪你们一起了。

  我和阿城都很难过。因为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天天呆在一起了。

  陈沧海去了青木镇最大的KTV当服务生。他每天都很忙。有时候邀他出来一起吃饭。他要么直接推辞要么每次都吃得很急。我们甚至都没有在一起好好聊聊天。阿城倒是有时候会来找我打篮球。不过自从他恋爱以后。连我们也很少联系了。

  一下子。我觉得异常孤独。曾经最好的朋友。像是突然间失去了一样。再也找不到那种简单的小快乐。我花更多的时间在篮球上。没想到越打越好。渐渐成了篮球队的主力。不止如此。还因为吸引了许多女生的喜欢。一时间风头劲出。

  就是那个时候。吴双双走近了我的生活里。

  吴双双是个漂亮温柔的女生。她常常在我打篮球结束之后递给我一条白色的毛巾一瓶矿泉水。我在刚进高中的时候就注定过她。因为她的名字一直出现在榜单的首位。像那时的陈沧海。

 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。我送吴双双回家。街上的青木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。就好像萤火一样好看。快到吴双双家门口的时候。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说。双双。我喜欢你。我们……在一起吧。

  吴双双脸红地跑开了。正在我失落地离开时。她突然又跑回来在我的脸上落下一个淡淡的吻。

  那天以后。我们开始交往。

  喜欢一个的感觉是好的。你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她。不让她受一点伤害。宠爱她保护她。所以在吴双双过生日的那天。我特意带她镇上最大的KTV庆祝。我们玩的很开心。就是那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阿城的理想。他说。我喜欢上一个女生。我希望永远和她在一起。

  那也是我的理想。

  可是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。KTV外面却不知何故有两群人突然打架斗殴。我紧张地拉着吴双双想尽快带她离开。但终究还是被一个人撞到了。那个人穿着黑色夹克。头发染成黄色。我更紧张了。我怕这样的小混混伤到了吴双双。

  让我没想到的是。当我正要张开双手保护着吴双双的时候。面前那个人却突然喊我。周五?

  我怔住了好久。才看清。眼前的这个人。竟然是陈沧海。正当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。突然从他的额头上流下好多血。吴双双尖叫一声就跑开了。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陈沧海突然推开我说。阿五。快走。

  我离开的时候陈沧海又和别人撕打在一起。我看着他那陌生的身影。不知道为什么。胸口感觉到异常地疼。

  5

  陈沧海那天来找我的时候。已经过去我在KTV遇到他的日子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。我没有想到他回来找我。事实上我还曾经找过他。

  那天回来以后。吴双双有好几天没有理我。她一直躲着我。我不明所以。苦苦哀求了很久。她终于对我说。周五。我想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我以后还要考大学的。我们……还是算了吧。

  那一刻我忽然就想到了陈沧海在她面前流血的模样。不知道为什么。那一刻我特别想和陈沧海撇清关系。我也不知道陈沧海怎么变成了那副模样。我和阿城找他吃饭的时候。他总是推脱说他忙。可是他却变成了那副模样。

  大概就是那股陌生让我失去了情绪。我对吴双双说。你误会了。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。

  但吴双双只是含着眼摇摇头。然后就跑开了。

  吴双双离开我以后的日子我很难过。我从来没有想陈沧海会变成我们一直厌恶的模样。我甚至在心里开始讨厌他。

  两周后。阿城突然来找我。他紧张地对我说。你最近见过陈沧海吗?他变了。

  我和阿城都对陈沧海非常失望。但是我们在失望之余更多的心疼。曾经有一个侠客梦的陈沧海。为什么变成了一个小混混呢?

  阿城对我说。我们去看看陈沧海吧?他不该变成这样。我们劝劝他。

  我重重地点点头。

  可是当我和阿城去到那个KTV的时候。陈沧海却不在了。那边的服务员说。你们找陈沧海啊。他早就不在这做了。倒是经常在这一带出没。不过最近听说他最近挺忙的。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。你们可以去东街找找啊。

  一听到东街。我和阿城的心就沉到一半了。因为那里。是这座城市最乱的地方。阿城说。走吧阿五。我们要救救陈沧海。我们是兄弟啊。

  然而。当我们正准备去往东街的时候。突然从对面跑过来一群人。前面那些人我不认识。可是后面那群人中。我和阿城都看得清。其中一个就是陈沧海。

  阿城想跑过去拦住他。可是我却叫住了阿城。我们站在原地看着那些人群。我对阿城说。不要去了。那个曾经要离开青木镇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陈沧海。我们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那晚我和阿城一起喝了很多啤酒。我们都很难过。因为我们丢了一位好兄弟。

  也是那天起。我在心里渐渐故意躲着陈沧海。再也没有去过他经常出没的地方。但是我不去他出没的地方。他却来我出没的地方了。

  陈沧海的头发还是那么黄。不仅黄。而且很长。他是和阿城一起来的。一看到我。他就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陈沧海说。阿五。好久不见。我好想你和阿城啊。今天我们要好好聚一聚。走。我请你们吃大餐去。

  我看到他身边的阿城沉默着低着头。

  那时候有很多同学看着我们。我感觉到混身不自在。我很怕同学们看到我和陈沧海在一起。我想。我们终究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所以我对陈沧海说。那我们快去吧。

  那个晚上。我和阿城一直沉默着。只有陈沧海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他混在这个城市最乱之地的事情。他说了很多。感觉热血沸腾。我却什么也没听进去。我只是觉得。陈沧海真的变了。他变得那么陌生。

  最后陈沧海说。对了。我最近要离开青木镇一段时间。我们又要好久不能见面了。来。我们三个一起拍张相片吧。

  相片我们三个一人一张。但是我回到宿舍以后就把它放到箱子底下了。我只记得陈沧海离开的时候说。以后你们俩有什么困难。找我。我一定帮你们解决。

 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。那个时候我很奇怪。明明青木灯也像往常一样亮着的。可是为什么我却越来越看不清陈沧海的模样了呢。

  6

  阿城是在高考结束的时候来找我喝酒的。他很兴奋地对我说。阿五。我决定这个暑假和沈星去外地打工。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

  我很惊讶。我说。你不要读大学了吗?

  阿城不好意思地说。我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使出吃奶的劲也赶不上你啊。再说了。只要能和沈星在一起。读不读大学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我很替阿城感到高兴。他虽然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。可是他够简单。所以他是我们三个当中最容易得到满足和快乐的人。

  陈沧海是在阿城离开青木镇的前一天找到我们的。如果不是他来找我们。我甚至都已经忘了他。虽然我在青木镇偶尔也能看到他的身影。但是每次我都会躲得远远的。自那次他来学校找过我之后。我有就意和他划清界限。

  阿城也曾经跟我这样说过他心里的想法。说完之后我们心里都不好受。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吗。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呢?

  我没有答案。只是这次陈沧海出现的时候。他身边还跟着一位短发女生。她对我和阿城伸手说。你们好。我叫杜鹃。是C大的学生。你们就是阿五和阿城了吧。陈沧海经常跟我们提起你们。他说你们是他最好的兄弟。

  那一刻我转过头看阿城。我们的眼中都有愧疚的表情。

  陈沧海兴奋地对我说。阿五。你是我们三个当中最有出息的。真为你能考上C大感到高兴。以后杜鹃就是你的学姐了。

  我不知道陈沧海怎么知道我考上了C大。可是在看到杜鹃那闪亮的眼睛时。心里某个地方却隐隐而动。

  我和阿城都没有问陈沧海这段时间在做什么。我们也没有聊以前在一起快乐的日子。我们都各怀鬼胎地吃着饭。阿城一直和沈星发短信。陈沧海和杜鹃就在相互喂饭。而我。只是在一旁偷偷地看着杜鹃。

  陈沧海在那晚提前离开了。他对我们说。你们先玩着。一会送杜鹃回家啊。我还有事要先走了。

  阿城在陈沧海离开之后也走了。他说。阿五。一会你送杜鹃回家啊。我还要赶去接沈星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。在看到杜鹃的时候。我心里感到前所未有轻松和兴奋。我喜欢和她呆在一起。就像那晚。我送她回家的时候。她在我面前蹦来跳去。像一只刚刚长出翅膀的蝴蝶。

  青木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。我觉得。杜鹃真好看。

  也许是杜鹃的缘故。我又恢复了经常和陈沧海在一起的日子。只不过陈沧海总是特别忙。所以大多数的时间。都是我和杜鹃单独在一起。

  杜鹃是那种看上去很清纯的女生。我实在想不通她怎么和陈沧海在一起了。而且她那清秀的脸庞和一头黄头发的陈沧海站一起。真的很不搭。

  我很好奇。所以我问杜鹃。你为什么会跟陈沧海在一起啊?

  杜鹃朝我笑笑。你没发现陈沧海是一个热爱自由的热血青年吗?

  对于这个回答。我有些不知所措。因为在我眼里。陈沧海再不是以前那个有梦想的热血青年。现在的陈沧海只能用叛逆来形容。

  杜鹃见我不语又接着说。你知道吗阿五。我小时候特别羡慕那些有梦想的人。他们多勇敢啊。为了自己的梦想什么困难都不怕。所以在遇到陈沧海的时候。我觉得他一下子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。

  可是。陈沧海只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啊。这些话我当然没有说出口。我只是在望着杜鹃的侧脸时。特别羡慕陈沧海。

  7

  大学的日子并没有想像中的繁忙。所以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和杜鹃一起在学校里。那天杜鹃突然对我说。陈沧海消失了好久了。他的电话也打不通。我好想他啊。

  经她一提醒。我才想起来。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过陈沧海了。他在哪里。他在忙些什么。我不得而知。可是有杜鹃陪在身边的日子。我有时候会自私地想。要是他一辈子不出现。也许更好。

  但是看到杜鹃难过的模样。我又有些不忍。

  我联系阿城。想让他帮忙打听一下陈沧海的消息。可是他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。我才记起。自从他和沈星离开青木镇以后。我们便失去了联系。

  一下子。我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怎么转眼间。我们就无声无息地散落在天涯了。

  大一暑假的时候。我和杜鹃回到青木镇。我们又去以前陈沧海经常出没的KTV打听他的消息。但是却再也没有人见过他。

  那天晚上杜鹃很难过。我们一起喝了很多酒。在我们都有些微醉的时候。我问她。要是陈沧海永远都不回来了。你怎么办?

  杜鹃抬头看了我一眼。她没有说话。然后她又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。繁星点点。发着微弱的光。杜鹃说。你看。那些星星多美啊。

  我没有想到在暑假结束的前一晚。陈沧海会突然出现。

  看到陈沧海的时候。我很吃惊。因为他来找我的时候。叼着烟。身上又多了几道龙头纹身。

  他对我说。阿五。我走了。

  我说。你要去哪啊?

  陈沧海笑笑。我也不知道。不过。我总有一天会变得更强大更有力量的。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的理想吗?我等着你变成篮球明星啊。

 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冲出了眼眶。

  我紧紧地抱着陈沧海。我说。沧海。你不要走。你留下来吧。这里是我们长大的地方啊。你要去哪呢。你不要走。等阿城回来以后。我们三个就在镇上开一家饭店吧。你不是一直想把你奶奶的手艺让更多的人吃到吗?你和杜鹃当老板。我和阿城就给你们跑腿。你说好不好?

  可是陈沧海去轻轻地推开了我。他怔怔地望着我。看了很久。然后转身离开了。我清楚地记得他离开的时候说的那句话。他说。阿五。人和人是不一样的。命运不是我们所能选择的。我们。注定有着不同的命运啊。

 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睡着的。我一直抬头望着窗外的夜色。夜空下星星闪闪。可是我却觉得它们一个比一个暗淡。

  陈沧海那晚来找我的事。我始终没有告诉杜鹃。但是我看着杜鹃一天一天地憔悴。心里特别难受。她四处打听陈沧海的消息。可是茫茫人海。她该去哪里找呢?

  杜鹃生日那天我带她去庆祝。她喝了很多酒。我看着她难受的样子。也跟着喝了很多。酒过三巡。我起身去厕所。可是刚站起来就被杜鹃拉住了手。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。周五。我想要一份稳定的感情。

  那时候。陈沧海消失了整整一年。我们打听了一年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。

  我看着早已没有那副清纯无邪模样的杜鹃。现实早已经将自由和梦想磨平。

  就像是有些海阔天空的感情只能是写成歌的模样。

  犹豫了一下。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。

  8

  青木镇还是老样子。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当我把车开到阿城的家门外时。并没有听到哀号的哭泣。我看到身边的杜鹃手有轻微的颤抖。我紧紧地握着她。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。

  下车前我又看了一眼我们三个合影的相片。曾经的少年。不见了。

  阿城变了。我甚至没有认出他来。他长了浓密的洛腮胡。热情地拥抱我。我一时有些语噎。我说。这些年。你都去哪里了?

  阿城正想说些什么。突然从里屋走出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。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。那个孩子朝阿城喊。爸爸。爸爸。

  阿城说。这是我老婆和孩子。

  那一刻我有些晕眩。因为那个扎着马尾的女人。分明不是沈星。我不知道这些年阿城在做什么。他和沈星又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从阿城的眼里。我可以清楚地知道。他过得并不好。我朝他的肩膀拍了拍。他冲我尴尬地笑笑。进屋吧。看看沧海。

  阿城说。陈沧海是在一场冲突中。被人用刀砍倒在血泊中再也站不起来了。嫌疑人警方那边已经控制住了。还没有开始问审。

  杜鹃看到沧海的棺材时。并没有我想像中的失控。只是她怔怔地望着陈沧海的遗照。那副相片上。陈沧海的头发变成了黑色。他微笑着面对每一个看到他的人。我突然就觉得呼吸不过来了。

  那个晚上。我和阿城喝了很多酒。我们一起走在青木镇的街上。青木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。只是再也没有陈沧海的身影。

  我对阿城说。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小时常常走在这条街上。陈沧海一直喜欢扮侠客。让我们两个扮坏蛋?

  我的话还没说完。就看到阿城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  我的眼泪流到我的嘴角上。我笑着对阿城说。你还记得你说过陈沧海和我们不一样吗?你看。他到底和我们是不一样的。

  那天我们走了多远的路。我不记得了。只是那些青木桩上的灯。一直亮着。我看着那些灯发出的微弱的光。我永远也忘不了曾经有一个少年说的话。他说——那是光。那是力量。

  ▏▎▍▎▏

  南风·专注17年·只为书写你的青春

  让我知道你还在

  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时光枕水丨沧海不渡,少年不老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61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