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悠闲生活网  生活小窍门

此生终有你(连载四)

出处:来源于网络

此生终有你(连载四)

  插画师|柠檬夏天

  长篇连载《此生终有你》第4次更新

  目录:

  1    和暧昧男一碰面。就闹进警察局。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2    钟先生。爱了你那么多年。

  3    钟先生。怪你太耀眼。

  接上章

  他飞奔着送她去医务室。在医生来之前。他一直陪在她身边。她费劲地想睁大眼睛。但眼皮还是无力地耷拉着。最终。她在他面前失去了意识。

  在医院醒来时。钟夏夜已经离开了。外婆一脸担忧。她居然笑了。因为她记住了。他是容大建筑系的。

  那时候。她在班上还不被任何女生承认。连进女厕所也会被人恶意取笑。因为她是个异类。短短的头发。尖尖的下巴。整个人看起来像只瘦小的麻雀。连胸部都还没发育。甚至连生理期都不光顾她。

  她想。这样的她。他一定不记得吧。其实。她也不希望他记得。毕竟那时候的她简直像只丑小鸭。

  不知是受伤的缘故。还是钟夏夜那天讲课的内容:关于“高考后的分离”。还是有其他的原因。班级里的女生对她的态度稍微好些了。她们不再嘲笑她了。

  那次受伤后不久。她终于迎来了初潮。小女孩一下子长成了大姑娘。

  她跑去超市。第一次站在生理用品区。光明正大地拿了一大包卫生棉。晚上睡觉时。蒙在被窝里偷笑。她终于和其他女生一样了。她把所有的功劳归在钟夏夜身上。不过也是因为他。她才不小心被打闹的同学撞下了楼梯。那条伤口从头顶一直蔓延到眉尾。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疤痕。她只能留长头发将疤痕遮盖起来。

  那时候。她不知遇见他是幸还是不幸。可在高考后填志愿的时候。她毫不犹豫地填了容大。她笃定她会再次遇见他。这个疤。将是他们曾经相遇的证明。

  后来。她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他。千方百计地靠近了他。但是他好像不记得这件事。也不记得她了。她失落了好一阵子。

  从诊所出来。已经晚上十一点了。月色西垂。只在夜幕上留下淡淡的光影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记得了。”黎晚秋很激动。这完全是她没有预料到的结果。

  钟夏夜笑了:“我也以为你忘了。”

  她怎么会忘呢?这些年。她都不知道回忆过多少遍那天下午的情形。

  钟夏夜说。那次他送她到医务室后。她很快就陷入了昏迷。他本想等她醒来再离开。但是她外婆来了。要将她送去医院。他便离开了。后来他还特地打电话给老师问过。知道她没事。他才放心了。

  这些。黎晚秋都不知道。外婆也没提及。此刻。他说出来。那些话像风一样一点点钻进她心里。让她心里那个天秤再次摇摆不定。

  黎晚秋考进容大的时候。她长高了。头发也长长了。外婆带她去买了好多裙子。所有人都说。她跟高中时简直判若两人。还有一些高中时的男同学开始后悔。为什么当初没看出她是个美人胚子。追到手再来个女友养成记多好。

  可惜。他们已经从黎晚秋的世界里出局了。

  “我生日那次。你跟夏星一起出现时。我还挺意外的。但你好像完全不记得我的样子。我也就没提了。”钟夏夜说。

  当时钟夏夜也很奇怪自己居然能一眼认出她。毕竟她变化很大。当时她只想着反正来日方长。以后总会有机会。所以那时候她才会装作恍然大悟地说:“哦。原来我救的人就是你啊。”

  此刻。黎晚秋的心里像是翻滚的海浪。无法平静。原来他一直都知道那是她。原来。那并不是她一个人的记忆。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走了很长的路。遇见过波折。也遇见过美好。本以为是一个人的旅途。没想到有人在中途悄然和她同路了。她发现之后才有的一种惊喜。

  “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。”现在她的心情和参加聚会之前完全相反了。看什么都觉得顺眼了。连说话的口吻也欢快多了。

  钟夏夜笑着说:“恰好今天看到了群消息。”

  傍晚他下班后。在公交车上无意间点进了“上海人在墨尔本”的群。他没想到会在群里看见黎晚秋的自拍照。她化了妆。比平时多了一分明丽感。他皱着眉。这个群里全是男生。她为什么要发自拍照?

  上翻消息才发现。她几天前被孟小枫邀请进群。而且他们今晚在city聚会。他看了看时间。立即回宿舍换了衣服。出门前犹豫了片刻。选了那条蓝色领带。

  他在宿舍门口遇见房东大叔。他一脸惊讶地取笑他。他在这了住了这么久。终于要去约会了。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黎晚秋的脸。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笑容。连他自己也没发觉。他跟房东大叔解释只是去见朋友。然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去city了。

  两个人各怀心事地走了一段路。黎晚秋刚好转的心情又低落了。他记得她是那个小女孩又怎么样呢?他们之间注定和爱情没关系了。

  “今晚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她恢复了疏离的口吻。

  “没什么。小秋。在墨尔本不比国内。就算是认识的男生。也要注意安全。不要总参加这些聚会。”钟夏夜以一种大哥的口吻提醒她。今晚的聚会上。那些男生看她的眼光。让他莫名觉得生气。尽管那些人他是认识的。但他第一次觉得他们有一张如此令人生厌的脸。

  “认识的男生。你是说孟小枫吗?”她问。

  “不仅他。每一个人都要提防。”他一脸认真。

  她偏头看他。带着一丝俏皮:“也包括你吗?”

  钟夏夜愣住了。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他心里蹿起一股失落感。小声说:“当然。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。”

  她忽然笑起来。但眼里没半点笑意:“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  钟夏夜附和地笑了笑。

  黎晚秋望着他近在咫尺的手。心里满是苦涩。

  第三章:一叶小舟

  清晨六点。黎晚秋正在做梦。忽然被聂小书吵醒。

  “车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
  “什么车啊?”她迷迷糊糊地看见聂小书嘴巴里叼着牙刷。趴在阳台上。

  “那座宫殿的主人。”聂小书用下巴指了指窗外。

  黎晚秋蒙了几秒钟才明白她的意思。立即从床上下来。虽然她不是八卦的性格 。但是她受了聂小书的影响。也开始好奇。能住进那栋房子的人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她一边打哈欠一边走向阳台。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。她从阳台上望下去。只看见那座院子门口停了一辆车。一个少年正从一辆蓝色保时捷跑车上下来。司机是一位中年妇人。从车上下来后。开了后备厢取行李箱。

  少年站在院门前。摘下墨镜上下打量眼前的别墅。然后单手插着裤兜迈着大长腿。走进了那座小型宫殿。妇人紧随其后。关上了院门。

  黎晚秋站聂小书旁边。感觉自己看了一出偶像剧的男主角出场的戏。她们对视了一眼。笑得花枝乱颤。

  “人家自带保姆。不需要你了。”黎晚秋揶揄她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那是保姆。也许是他妈。”聂小书不服气。

  黎晚秋说:“看妇人那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了。而且哪个豪门贵妇会亲自开车。自己拎行李啊?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妈。”

  “看上去应该是中国人。”

  “韩国人、日本人也有可能啊。”

  她们八卦地讨论了几句。还打赌他们是哪国人。那个妇人到底是少年的妈。还是保姆。 

  聂小书忽然问:“你好像从来没提起过你的父母。他们做什么的啊?”

  黎晚秋一怔。半晌才轻描淡写地说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聂小书也不再追问。匆匆地出门了。她今天下课后还有三份工要打。自己的日子都顾不过来。也没精力去好奇别人的生活了。

  每个人都有秘密。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。就像她。这么拼命地打工赚钱。上学。不过是想证明给父母看。女孩子也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。在这个世界上独立生活。而且比他们活得更好。

  总有一天。她要风风光光地回去。

  聂小书走后。黎晚秋望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。长发垂肩。白皙的双颊还染着刚睡醒的潮红。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梦到过成百上千次的梦境。小小的她跟外婆在院子里玩。冲进来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把一对年轻男女从屋里抓出来。上了车。呼啸而去。

  这便是她对父母唯一的印象。她却因此被挂上不清不白的身份。

  她想。她真冤枉啊。

  她摇摇头懒得再深想。洗了把脸。换了衣服出门。刚走出家门不远。忽然被人叫住了。黎晚秋回头。发现居然是刚才那位妇人。正从别墅的小院里出来。

  妇人带着一种职业感的微笑。踩着小碎步走过来。

  “你好。请问你是中国人吗?”

  “是。是啊。”她说。

  妇人松了口气。重新挂上微笑:“姑娘。这附近哪有超市啊?可以买到中国食材的那种。”

  原来是中国人啊。黎晚秋想了想。把附近几个超市的路径都告诉她了。妇人屈身道谢。正抬步要走。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。还是上海话。

  “宋妈。”

  黎晚秋发现是刚才从车上下来的少年。还穿着刚才那身衣服。双手插着口袋。皱着眉往这边走来。被称作宋妈的妇人。目光了迎上去。用上海话回他:“阿南。怎么啦?”

  少年刚要开口。像是注意到了黎晚秋。朝她望了两眼。宋妈解释:“我请教她超市怎么走。”

  少年已经走到面前。黎晚秋抬头打量他。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。看起来不大和善。倒长了一张俊俏的脸。少年也在打量她。眉头舒展。他忽然笑了。还蹦出一句普通话:“姐姐你好。”

  吓了黎晚秋一跳。蒙了几秒才反应过来:“你好。”

  看来是她判断错了。少年笑起来简直人畜无害。她还是头一次被人称作姐姐。还挺新鲜。

  “姐姐你住附近吗?”他问。

  黎晚秋看了看他身后的豪宅。尴尬地指了指二十米开外那栋又丑又矮的房子:“我住那里。”

  “你也是学生?要去上课?”他看了一眼她肩上的书包。

  黎晚秋点点头。她一看手表。才发现上课快迟到了。匆匆跟他们告辞。背过身去的时候。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。

  宋妈说:“你等一等。吃点零食垫垫肚子。我这就去买菜。”

  少年不耐烦:“等你找到超市再回来做饭。我都要饿死了。”

  宋妈委屈:“那也没法子。”

  少年又说:“算了。我同你一起去。你又不懂英文。走丢了怎么办。”

  熟悉的上海话。让黎晚秋心头一热。这个少年看上去挺叛逆。内心却温和。是个口不对心的家伙。

  黎晚秋上了电车。在车内四下看了看。没看见孟小枫。于是松了口气。插上耳机专心听单词。手机忽然弹出微信消息。钟夏夜三个字。让她心头一颤。

  昨晚。她跟钟夏夜从city回来之后。他送她到宿舍楼下才离开。回到家她才看到他的微信好友请求。她犹豫了几分钟。又洗了个澡才通过了好友请求。其实他们在大学时。就加过微信。但是他们没有说过话。有一天。她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从她通讯录里消失了[y1] 。

  她曾为此耿耿于怀了很久。钟夏星还曾替她哥哥解释。说他不喜欢加太多好友。还让她不要介怀。

  点开微信。看见他问:“今天有课吗?”

  她回了一个字:“有。”

  她一直盯着微信界面。显示对方正在输入。但是等到她下车。他的消息也没有再发来。她犹犹豫豫地问他手有没有好一点。

  他很快回复:“没这么快。不能画图。我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。”

  黎晚秋看着这句话。愧疚一点点爬上来。正在思考着要如何回复。他的消息又弹了出来。还接连发了两条。

  “今天有空吗?”

  “我一个人不方便换纱布。”

  黎晚秋来回盯着这两句话。心里像蜻蜓点水一般。明明有期待有欢喜。却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:“没空。我要打工。”

  “哦。没关系。”他的口吻似有失望。

  她发出去才有些后悔。但是又拉不下脸来撤回。也不知道要如何把话题进行下去。就退出了微信。继续听单词。却一个词也听不进去。她把脑袋抵在车窗上。食指与中指无意识地敲击着玻璃窗。

  教授在课堂上讲 Securities(金融证券)。她也听得心不在焉。做了一堆笔记。打算下午在宠物店的时候再温习。

  几个中国女孩说要一起去吃冰。问她要不要去。她扶着额头连连摆手。她得回宿舍一趟。洗个澡休息一下。然后去宠物店接聂小书的班。

  今天的天气很热。接近四十摄氏度。天上的云都懒懒的。她也懒懒的。还有些烦闷。她上了电车就靠在椅背上。电车上的冷气吹在身上很凉爽。余光看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树影。

  天气这么热。他的纱布如果不及时更换。会发炎吧?

  他的伤挺严重的。还伤在右手。不能碰水。不能上班。许多事都不方便吧。还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……

  未完…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原文标题:此生终有你(连载四)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eizia.com/wzyd/6820.html